纳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五十六章觉醒的传世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7:58 编辑:笔名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五十六章觉醒的传世

轰隆隆!惊雷滚滚,在整个普雷希典城的四角,汹涌的能量冲天而起,仿佛是受到了某种神器的召唤,从而悸动着想要脱离原位,飞抵苍穹。

“传世之剑,归位!”艾瑞莉娅一声轻喝,手中赤红宝石逐渐升空,鲜血巨人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丝不祥,在他的身边,无数的血色长矛凭空而现,向着滞空的艾瑞莉娅激射而去。

感受到了某种强大的力量,张潮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看着浮空中

,光芒万丈宛如神祇的艾瑞莉娅,他的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两名城防军从倒塌的建筑中爬出然后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把张潮向着安全的地方拖去了。

张潮认得他们——他们就是之前艾瑞莉娅命令带他去长老会的两个士兵,都是很年轻,富有热血的小伙子。

他们两个也累坏了,把张潮拖到了一个墙角就统统瘫倒在地,只剩下气喘吁吁的力气了。

张潮颤抖着手从怀中摸出了一个袋子,然后从中取出了一盒香烟,三瓶亚索喝剩下的酒。

“接下来的战斗,大概就已经不属于我们所能参与的层次了。”酒瓶子摔落在地,好在没有破。

“来帮我一下,把酒放到我的左手,剩下的两瓶是你们的。”

“还有帮我抽一支烟放到我嘴里。”

“对对对,就是这样,把火打着......嗯,很不错,你们要试一试吗?”

张潮努力抿住烟,可能是有未凝固的血水浸入了过滤嘴,抽起来有一种铁锈味,但他还是很满意,眯着眼睛仿佛在享受人间最美好的事物。

“好在,我们活下来了。”

“活着,真好。”

他已经明确知道自己不会死了,因为他正看到四方有银色剑光飞过,然后铿然间以那赤红色宝石组合在了一起。

传世之剑!觉醒!

......

“诺克萨斯的走狗,现在,是你为那些葬身于你手中的亡魂陪葬的时刻了。

艾瑞莉娅的手中,那不断环绕的四柄剑刃组成了一道巨剑,其中的光芒迸发而出,汇聚出了一道齐天剑气。

鲜血巨人的口中发出咆哮,那流淌而出的血河仿佛剧现而出,直接从异世界来到了现世,化作瀑布,奔腾咆哮着涌向艾瑞莉娅。

在那血河之中,更有无穷无尽的亡魂在嘶吼咆哮,他们没有面孔,没有记忆,只有对生灵无尽的憎恨。

鲜血巨人从血河中飘摇起落,携着洪流之威奔腾而出。

“死吧!”艾瑞莉娅虚空一挥,身前齐天剑气轰然斩落,瞬间,血液蒸发,大河破碎,鲜血巨人发出愤怒的咆哮,但其中的亡魂不断破碎,身上的气势骤然坠落,再也发挥不出那达到铂金层次的庞然巨力。

“至尊锋刃!”艾瑞莉娅的身上陡然升腾而起了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整片山河都仿佛凝滞了。

这股气势仿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威严,刹那间,不仅是鲜血巨人,就连微风,白云,流水,在这一刻也尽都是凝滞了下来。

轰!四道颜色各异的锋刃飞起,化作流光,下一刻,就贯穿了鲜血巨人。

而这一瞬间,仿佛根本不是四把刀锋的贯穿,而是千万光刃同时作用,整个无形无质的鲜血巨人居然是轰然间破碎,化作满天血雨,崩灭开来。

远方的张潮露出了若有所悟的神情,艾瑞莉娅的剑道,似乎与自己的有一丝共通,似乎她的觉醒也与自己的剑道有关。

所以他能更深处地了解到艾瑞莉娅所施展出的剑技威能,那四道至尊刀锋其实根本就是四道,所造成千万道伤害不过是因为它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来回穿插所形成的错觉。

张潮看得越发出神了,甚至连他体内正在自发地开始运行,并且更加精纯了的御风心法都没有注意到。

“还想跑?”艾瑞莉娅脸上的神情坚韧如同女王,携着手中虚握的传世之剑,直接贯穿了一道崩飞的血雨。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再没有了一丝高手的威严。

所有人都知道——他死了,一位铂金阶层的强者就这样死了!

夕阳下,鲜红的身影带着传世之剑,走出了城门——下一刻,血雨腥风。

诺克萨斯,败了。

......

“你要走?”艾瑞莉娅抿着嘴唇,紧紧地盯着背上长老会赐予的飓风之剑,正要离开的张潮。

张潮点了点头:“是啊,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自然要离开。”

艾瑞莉娅倔强地抬起头,冷冷道:“我不要你走。”

张潮笑了,这一刻的艾瑞莉娅非常像得不到糖果的小女孩,哪里还有什么女武神的威严冷厉。

“可是,我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有限。”

他耐心解释道,还顺便摸了摸艾瑞莉娅深蓝色润滑如同绸缎的长发。

“你娶我。”她却答非所问,脸色涨得通红。

张潮微微愕然,随即笑着点了点头——毕竟,随着他的离开,或许这个世界就不复存在了,就算日后真的到了符文之地,艾瑞莉娅与他也不过是形同陌路的路人罢了。

既然这样的话,又何必拒绝这个自己也心存好感的女孩儿呢。

下一刻,一道冰冷的唇再次覆盖到了他的嘴上,之前的那一次,因为身体麻木,他还没感受到太多。

但这一次,一切感觉都仿佛扩大了十倍,就像雨露润泽大地,他的心瞬间就融化了。

接下来是激烈的回应,他从没想到过要和一个投影谈恋爱,更没想过自己会做对不起沈津津的事情。

然而,或许是女武神的唇齿太过诱人,终究,他忘记了一切。

随着时间到达,传送门展开,两人唇分。

张潮温柔地摸了摸艾瑞莉娅的头,“我要走了。”

艾瑞莉娅眼含泪水,死死地盯着他,一言不发。

“不要走......”

“别走好吗?”

“你可不可以留下。”

“你答应好要娶我的。”

张潮心中咯噔一声,他能感受到内心在抽痛,但是他别无选择,传送门的吸引力在迅速地增强着。

半晌,他只能默默地说出这样一句话:“对不起。”

“张潮你别走!”艾瑞莉娅嘶喊出了声。

然而,旷野中,哪里还有张潮的身影,只留下了一把残破的剑——那是张潮用废了的从尸山中捡出的剑。

艾瑞莉娅捡起了那把残剑,静静地婆娑着,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是决堤的奔流,肆意地流淌了下来。

就在泪眼模糊中,她看到了前方,那一只正在飞奔的白色小狐狸。

宿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北京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济宁牛皮癣医院
宿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北京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